马哲峰:老班章茶树王寻访记
2021-01-02 01:42:11   作者:马哲峰   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浏览:

过去的十年当中,每逢春秋茶季,一次次登临布朗山,前往老班章寻源问茶。就在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是三次去往老班章寨子,寻觅老班章茶王树背后的故事。
老班章茶树王寻访记

新年将至,冬月的茶山,寒流不侵的日子,正午犹若阳春,早晚却似仲秋,漫山遍野的樱花盛开,正是一年当中最悠闲的时光。

过去的十年当中,每逢春秋茶季,一次次登临布朗山,前往老班章寻源问茶。就在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是三次去往老班章寨子,寻觅老班章茶王树背后的故事。

从勐海县城驾车出发,最常走的线路,经贺开村前往目的地。经过班盆寨门的时候,我们的车辆被拦了下来,驾车的邹东春先生掏出手机扫过健康码后方才被放行。行至老班章寨门口,村民正忙着张灯结彩悬挂条幅庆祝元旦,这次要求我们扫行程码的是位正在值勤的哈尼族年轻女性,胸前佩戴的徽章显示了她党员的身份。有些好奇地向她询问:“你们哈尼族的新年不是嘎汤帕节吗?为什么挂的条幅庆祝的是元旦?”她并未作答,只是要求我们登记车牌,以及将要前往的村民户号,并且留下联系方式,看了我们的绿码后挥手放行。

来之前就已经约好了相识多年的茶农车四,恰好他刚刚也是从山下勐海回来过新年。我们进门的时候,车四的老婆正在忙着把山下釆购回来的鲜花栽种到门口花坛里,装扮的漂漂亮亮迎接新年。最近几年,车四家一直在不停的扩建新居,为了上下楼运茶方便,特意为这幢三层楼装上了电梯。

上到三楼,四下打量,这幢别墅已经装修完毕,或许是地方实在是太大了,平常就只有年过半百的车四夫妇在家居住,根本就忙不赢,到处都是一层薄薄的灰尘。

进到茶室里坐下,车四的儿子四二进来招呼我们。1989年出生的他初中毕业后留在家里做茶,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养育着一双儿女,上幼儿园的儿子三岁半,女儿一岁多,平素里夫妇二人都住在县城购置的房子里,买了间店铺也是为了招待客户,闲暇时间的爱好是钓鱼。

泡茶的当口,车四走了进来。1966年出生的他,看上去气色不错。如今儿子已经成家立业,1994年出生的女儿四兰大学毕业后在景洪告庄开了个茶店,听闻找了个南方的汉族男朋友,“我还没同意呢!”车四回复。

边泡茶边闲聊,说起今年茶叶的收成,四二说:“三十多亩古树,四十多亩小树,有400多公斤的产量。”今年的行情,老班章混釆的小树茶每公斤8000元上下,古树茶每公斤的价格在10000元以上。谷花茶行情差不多相当于春茶的一半左右。雨水茶则不分大小树,价格相当于谷花茶的一半。“今年收入有五百万吗?”四二摇摇头:“三百万多一点。盖这个房子,前前后后就花了六百多万元。”若论茶园的面积,车四家在老班章寨子算是中等人家,并不算多。

向车四询问老班章茶树王的缘起,他回忆说:“2007年的时候,寨子107户人家,每家出二两茶,去参加茶王赛,最后获得了金芽奖。”后来时任会计的车四与时任村民小组长的三爬等人商议后,共同选了一棵古茶树为茶树王。“反正这棵古茶树是杨永平家的,收益与集体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说喝的是老班章谷花茶,仍然是山野气韵强烈,入口苦中微带涩味,回甘强劲持久,香气芬芳,稍微有点轻飘,汤色金黄明亮,只是干茶条索有些细瘦,仍不失为上好的茶品。

喝罢茶,我们起身打算去看看茶王树。车四追了出来,提醒我们说:“茶王树地正在修观光栈道,不给看的。”我们谢过车四的好意提醒,扺近细看茶王树于我们并没有多大吸引力,过去十年当中来来往往,看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好奇心驱使我们去看看观光栈道的修建情况。邹东春先生将车辆停放在停车场,然后一同步行沿茶王树大道的水泥路往前走。茶王树地附近,悬挂有红色的条幅“栈道施工中,无关人员请勿进入”。临时停车场堆放着角钢等材料,施工人员正在切割角钢。沿着既往联通茶王树地的台阶,栈道已经初具雏形。看施工的进展情况,应该在春节前就可以完工。为了安全起见,同时也要遵从村民小组的规定,我们并未冒险走近茶王树地,而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停车场,对面就是曾经担任过老班章村民小组长的三爬家,家里正在建盖新房。进到院里转了一圈,邹东春先生扬声呼唤:“家里有人吗?”主人的车辆停放在空荡荡的院落里,家中却并无一人。

上山之前,就曾辗转联络上了三爬的女儿爬度,去到她家在勐海县城新开的茶店里。将近400平方米的空间,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收尾工作。正对大门的位置,条案上供奉着佛造像,这让人有些意外,与崇拜万物有灵的哈尼族人习俗并不相符。靠近书房的位置挂了满墙的注册商标证书,早在2013年就注册的“三爬”文字及图形商标,2018年注册的“三爬公主”商标,注册人的名字是杨政文。引人瞩目的还有2019年注册的“老班章”商标,注册单位是勐海县老班章茶叶有限公司。进门泡茶桌的对面,墙上挂着的是不同时期的老班章寨子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一位年轻帅气的男青年与茶王树的合影。爬度指着旁边一位中年男子说:“那是我的男朋友,茶王树就是他命名的。”那位先生颌首称是,语调带着南方口音说:“那是2005年的照片。”看到我背着相机,店里的小姑娘提醒说:“我们店里不允许拍照。”经向爬度求证得知三爬的汉文名字就是杨政文。随口问道:“到处都是打着三爬名字的老班章,就没有想过打假吗?”她叹一口气:“打不过来呀!”单是从外表和言谈举止上看,这个90后的年轻女孩,已经与汉族的时尚姑娘没有多大区别了。

勐海县城店里与三爬前后脚错过,老班章寨子家里也没有找到人。我们决定去老班章村民小组办公用的社房探看一番,正处寨心的社房刚刚装修完毕,工人正在忙着打扫卫生。云南茶山村寨中,老班章村民小组的办公条件首屈一指。只是各个房间都尚未投入使用,更看不到2007年老班章荣获金芽奖牌的影踪。

转身去往老班章寨子杨永平家中探访。上个月同邹东春先生第一次来他家的时候,老人家精神状态颇佳,精气神儿不错,一身儿军绿色的服装,戴个眼镜儿显得有几分文气,拿茶过来招呼我们自己泡。邹东春先生泡茶的当口,老人家拿着最新款的华为手机边拍照边开玩笑:“你就是茶王了嘛!”原来,老人家将泡茶台背后一幅“王者风范”的书法作品一并摄入了镜头。

回忆起过往的日子,杨永平先生加重语气感叹道:“当年的茶都不值钱嘛!几毛钱、块把钱一公斤,我给勐海茶厂收毛料的时候,总共也用不了几万块钱。”说起茶王树的缘起,他坚称来自于中央数字书画频道授予的荣誉称号。相较于书画频道录制视频节目中生龙活虎的中年男性形象相差很大,面前的他更像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家了。或许是在茶闲季节难得有人来探望他,老人家十分高兴,坚持要邹东春先生坐在主泡位上,他站在旁边,两人共同举杯,一起留下了一张合影。

围绕老班章茶王树、茶后树的身价,从不缺乏各种各样真真假假的传闻,2018年春茶季,一纸网络上流传的合约显示:茶王树每公斤毛料茶的售价是68万元,茶皇后树每公斤毛料茶的售价是46万元。合约签字盖章的代表是杨红花,所盖的公章是西双版纳勐海陆拾贰号茶业有限公司。由此引发了舆论关注,但人们似乎只关注茶的价格,相比而言,却极少有人关注茶王树的主人。

上月初,再次来到老班章杨永平先生家里。家中有许多人,背着孩子的妇女,还有一望可知的外地人面孔。在火塘边呆坐半响,却不见主人的身影。起身出来,一眼望见杨永平先生站在厨房里,一手举着烟,一手插入裤兜里,神情有些落寞。邹东春先生上前去拉话后,大家一同下到临街的茶室,老人家拿茶来泡给我们喝。短短半个月时间不见,茶室有了不小的变化。身后的架子上,摆了两排压好的大饼,茶饼包装纸上各自印上了“家和万事兴”一句话的一个字。另外有一个大饼,包装纸上印上了“茶王之家”四个字。每个饼的重量都是一公斤,显得十分阔气。或许是当时遭逢寒流来袭,茶山上刺骨般的湿冷难奈。年近花甲,加之身体不适,老人家的话不多,偶尔说上一句:“来了两个北方的客户,在家里面住了半个多月,下了定单,合同已经签过了。”言毕,又陷入沉默不语的状态。其间,进来一个年轻人,身着茶农们常见的迷彩服,说是杨永平先生的侄子,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走了。

据知情人透露:杨永平先生兄弟六人,他排行老三,加上一个姊妹,总共兄弟姊妹七人,有兄弟已经不在了。1964年出生的杨永平先生只身一人,并未成家,家里的茶叶生意都交由侄女打理。老班章的茶地分别由集体在1982年、1992年两次按人头划分,平均每个人名下有十多亩茶地。随着普洱茶巿场的发展,号为普洱茶之王的老班章炙手可热,有些茶农家庭,通过承包等各种方式,不断恳植新茶园,整个老班章村民小组的茶园总面积已达19000余亩。村小组集体名下,尚且留有2000余亩土地资源。

此番作别老班章,我们站在杨永平先生楼下同他打招呼,先生家里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不便再去打扰,于是挥手向他告别:“下次再来看您啊!”他点点头,目送我们驱车离开。

生逢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在宏大的时代背景下,在经济大发展的时期,普洱茶成为了茶行业潮起潮落的缩影。一座座古茶山,一个个名村寨,一户户茶王树主人家,在勃蓬发展的时代里,受到到了命运的眷顾与垂青,享受到了资源赋予人的红利。茶的背后,一代人的命运浮沉,一个家族的转折兴衰,在平凡世界里书写出无数动人的故事与传说。

作者:马哲峰,图文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爱普茶网转载本文,仅作交流学习之用,如涉及版权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删除。

普洱茶选购、咨询,请添加艾文华老师个人微号:814917310

热词搜索: 马哲峰 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老班章 茶树王 寻茶记

上一篇:老班章古茶山「老包说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