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哲峰: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2020-11-20 13:14:21   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浏览:

每一次入山寻访茶树王的行程,不独有意料之内的收获,亦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尤以寻访勐宋山保塘西保8号、西保9号古茶树的经历,最具有特殊的意蕴。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每一次入山寻访茶树王的行程,不独有意料之内的收获,亦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尤以寻访勐宋山保塘西保8号、西保9号古茶树的经历,最具有特殊的意蕴。

十一月下旬的勐海,晨起的人们,行走在浓雾笼罩的街道上,已经感受到深深的寒意。相约邹东春先生、聂海娥老师夫妇,偕同友人崔梵音一道驱车赶赴勐宋乡保塘寨。连通县城到勐宋乡的乡村公路,近年来经过扩建改造,比起记忆中的旧路显得宽阔、平坦的多。抵达勐宋乡后左转奔向保塘寨,道路立马显得崎岖坎坷了许多。车过大安村岔路口继续朝前开,行不多远,左转奔向保塘寨方向。当下的保塘寨尚且没有修造寨门,穿越寨子中迷宫般的道路,七扭八拐,完全凭借导航引领直奔目的地。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站在家门前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我叫老憨,叫大名寨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初闻小伙子名字后的错愕,在他的一番解释中烟消云散,这在我北方乡下的老家几乎是同样的情形。换乘老憨的四驱皮卡车前往茶园,这位96年出生的年轻人边开车边介绍:“我们保塘是三个寨子,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保塘老寨,前面经过的是保塘中寨,都是外迁来的汉族,我们家从楚雄迁到这里已经六代了。靠近古茶园的是拉祜族,他们是这里的原住民。”迁徙至保塘的汉族通过交换、买卖等方法获得了部分茶园、土地。改革开放初期,经历了分配后,买卖、交换茶园土地的情形仍然时有发生。即便如此,原住民拉祜族仍然拥有最多的古茶园。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开车穿越寨子,直奔山上的古茶园。茶园入口处有块牌子,提示茶季禁止车辆上山,违者罚款。现在的这个季节,除了茶农自己上山打理茶园,少有外来之人到访。路途所见,路边停放着摩托车,附近传来嗡嗡作响的机器声响,都是茶农在茶园机械除草的声响。道路旁边上,金属杆上,头顶太阳能板的摄像头留下影像记录。推土机挖开的土路,堪可容纳一辆车通行。上山后,车辆一直朝左向行驶,足有一公里之遥。老憨将皮卡车停放在路边,留出足够车辆通行的道路宽度,这可真是利己利人的好作风。脚穿拖鞋的他,脚步轻省,浑似闲庭散步般轻松,带领我们一行沿着小路往下走。跨越一条溪流,聂素娥老师轻声召唤自己的老公邹东春扶一把崔梵音,防止她脚下打滑落入水中。

走走停停,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举目四望,各种植物生长的葳蕤茂盛,古茶树星散其间。耳畔溪水清淙,鸟鸣婉转。不觉间走出数百米远,眼前一座简易的木棚,春茶时节,尚有人住在这里打理茶园,而今只留下附近的茶树花开花落。眼前最大的一棵古茶树就是西保9号,树下埋有地桩标明身份。树干壮硕,抵近细看,惜乎树干已经逐渐中空,意味着古茶树的衰老。虽说是来过保塘古茶园许多次,却是首次亲眼目睹西保9号古茶树。一行人在此愉快地留下合影。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离开西保9号古茶树,原本以为要往回走,老憨招呼我们跟着他沿着小路继续朝前走。转过一道长长的山坡,再往下走了几百米后,一座熟悉的茶亭出现在眼前,附近就是西保8号古茶树。看似两棵古茶树相聚不远,若无人带领,并不容易觅得。尤为难得的是,老憨的周到安排,带领我们走出了最佳导览路线,让人对这位90后的年轻人刮目相看。来来往往,已经多次观瞻过西保8号古茶树,这次是它看起来枝叶最为繁茂的一次。或许是雨季的雨水冲刷所致,西保8号的竹木栅栏已经朽坏,让人有了难得的亲近机会。令人心生惋惜的缘由如出一辙,西保8号树干同样已经逐渐空心。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我们步行下山,老憨回去开车。以往都是步行爬上来,山高坡陡,一个个累的气喘吁吁。此番顺坡下行,浑觉脚下生清风。回去的路上,路旁一块硕大的石头,雕凿有保塘古茶园的字样,历经风雨侵蚀后字迹斑驳,却与这古茶园更为相宜。

走回岔路口,老憨已经开车过来,乘车下山到保塘拉祜族旧寨。一通电话打过去,西保9号的主人过来开门,众人团团围坐茶叙。历年来行走茶山所见,拉祜族人性格尤为内向。拉祜族名含有“猎虎”的意思,性情如此彪悍的民族,与外人打起交道却显得格外腼腆。闲话家常,主人扎小列有一双儿女,女儿12岁读六年级,儿子6岁读一年级,都在勐宋乡小学就读。扎小列算是上门女婿,对于别人说西保9号古茶树是岳母给他的说法直摇头:“是我老婆爸爸的爸爸给我的。”这种说法十分有趣。家中共有古茶树20亩,小树茶100来亩,还有几十亩粮田种苞谷等作物。不同于大多数的拉祜族人,他既不抽烟,也不喝酒。问起他西保9号古茶树鲜叶的价格,他嘿嘿一笑:“不贵嘛!2000元一公斤!”当同来的邹东春先生开玩笑说:“我付点定金给你,明年随行就市,鲜叶卖给我嘛!”扎小列却笑着摇摇头,原来是有大客户买了他家的古树茶、小树茶,他就将西保9号鲜叶算便宜点,按2000元每公斤给客户,其实是一种回馈行为。今年的春天,西保9号古茶树就只采了8公斤鲜叶。想想我们刚刚看过的西保9号古茶树的生长情况,恐怕已经算是这棵古茶树所能够承受的极限值了。没能聊上太长时间,扎小列就坐不住了,让我们自己泡茶喝,转身急急忙忙的走开了。原来是他家正在忙着建盖新居,需要主人时时在场招呼。保塘三个寨子中,以拉祜族旧寨古茶树资源丰厚,户均收入也高。可是大多数拉祜族人并不擅长理财,每年挣得钱大多数都花的一干二净。象扎小列这种不嗜烟酒,存钱建盖新居的为数并不多。路过扎小列新居工地,他正在忙前忙后。幸福生活需要时代赋予的机遇,也需要踏踏实实的努力奋斗。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距离保塘旧寨不远,就是西保8号古茶树主家李进友的居所。占地极大,院子里还有一个小型篮球场。男主人不在,女主人说娘接待了我们。他们一家的户口在保塘老寨,却将房子盖到了靠近古茶园的旧寨附近。李家是保塘寨声名显赫的大户,为知名的普洱大茶企收购、加工毛料。高峰期间,兄弟几人联手,一年能有400多吨的毛茶收购量。伴随着知名普洱大茶企不断分化出多家品牌,兄弟几人也将毛茶的生意做了分割,各自追随合作的品牌方。李家去年给客户收购了80多吨毛茶,今年就只有20多吨。自家的古茶园不多,就只有几亩,其中就包括西保9号古茶树,还是十多年前古树茶不值钱的时候,花了几千元钱,从拉祜族人手里买来的,现在看起来当然是无比划算的买卖。李家的小树茶园则有200多亩,新栽的茶树,产量还没有上来。满足客户的需求,主要是靠收购乡邻的毛茶,一公斤有20元的利润,主要是量大,仍然有可观的收入。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李家的大客户在普洱茶界大名鼎鼎,尤以推崇烟香茶而闻名。早年的晒青毛茶,因为加工场所、设施、设备、技术等众多因陋就简的缘故,大多具有烟气,阴差阳错成了部分消费者追寻的烟香,反而成为了普洱茶的传统风味。2010年之后,伴随晒青毛茶初制技术水平的普遍提升,加之主流观念的认知深化,有烟味的晒青毛茶并不常见。为了迎合消费市场的需求,接续自家推崇的烟香传统风味,这家普洱茶企大胆创新,将初制好的晒青毛茶加烟熏制。征得了李家主人同意后,我们进入了正在为晒青毛茶熏烟的车间,炭盆里点燃的柴火,燃起浓重的青烟,室内钢结构货架,顶上密密麻麻叠放着盛装有晒青毛茶的尼龙袋。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实在是顶不住浓烟熏人,一个个呛得两眼含泪跑了出来,真是十分感人的经历。据主家介绍,里面熏窨制的晒青毛茶足有八吨之多,一个熏制的过程总要两到三个月。前一段时间,客户刚刚拉走了熏制完成的七吨晒青毛茶。遵循主人的嘱托,我们只身参观了一下,并没有在室内拍摄一张照片。但这个经历实在太过刻骨铭心,过后回想,仍然是历历在目。当我们提出想要喝一泡烟熏茶时,主人摇头拒绝了。理由是熏制好的毛茶已经被客户拉走了,现在熏制的茶没有几天时间,没什么烟味。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回到茶室喝茶,同女主人闲话家常,得知男主人曾经做过12年坝檬村副主任,在村里的活动中两人结识,由此缔结下了姻缘。哈尼族女主人说娘生于1986年,2005年生下了女儿,而今在勐海读高一。2017年,说娘生下了儿子,刚刚就读于村子里的公办幼儿园。能在村子里有公办幼儿园实属罕见,一个学期就只要800多元钱,两个老师教了四五十个小朋友。只是中午要接儿子回来吃饭,好在离得不远,往来接送都十分方便。女主人显得非常年轻,容貌俊秀,问她:“你是你们寨子最美的哈尼族姑娘吗?”说娘害羞的背过脸去。赶上了普洱茶的好行情,家道兴旺,女主人眉眼之间都是掩藏不住的满满幸福感。可见这家的男主人果然了得,1973年出生的男主人,不独做过村干部,带领亲友将生意做的红红火火,家庭十分美满。一双儿女都随了爸爸的汉族姓氏,姐姐还给年幼的弟弟起了个豪气冲天的名字:“李皓男!”只是不知道所谓何故,李家并没有在城里购置房产。女主人笑着说:“没有钱!”这只能当玩笑话来听。由于亲友遭逢变故,没能见到头天约好的男主人。传闻男主人为了维持自己的大客户,即便是有人将西保8号古茶树的鲜叶价格开到了30000元每公斤,都不曾单独拿去卖,而是采制好送给自己的大客户。算下来,西保8号茶树王采制的晒青毛茶合到了12万元一公斤。如此豪气的礼品,既显示出男主人的大气,更显现出客户的重要性。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一天当中,亲身瞻观到了西保9号、西保8号古茶树,到访了两棵古茶树的主家,可谓是收获满满。原本是政府为了保护古茶树资源,调研之后进行了编号,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两棵古茶树双双成为勐宋山保塘寨的双王,伴随着古树茶的热潮,演绎催生出了传奇般的财富故事,真实而又动人。

或许是为了弥补未能品鉴到熏烟工艺晒青毛茶的遗憾,邹东春先生辗转托朋友拿到了一小袋相同工艺制法的晒青毛茶。回到勐海县城,相约益木堂主王子富先生共同品鉴,王子富先生一语中的:“这种干毛茶熏烟,烟味很容易往下掉!”为了验证熏烟工艺晒青毛茶的品质特色,大家围坐共同品鉴。或许是经受了长时间加烟熏制,眼前的晒青毛茶色泽呈黄褐色,条形则显现出今年春茶的特征,外形细瘦,节间较长。轻手泡后的汤色黄中透红,与新茶殊为不同。干茶的烟味浓重,冲泡后热闻烟味浓郁,完全掩盖了茶的香味。冲泡五道以后,烟味渐淡,仍然闻不到茶的香味。啜一口茶汤,整个口腔里充盈的都是烟味,除此外就只有茶的苦涩味。感受不到茶滋味的美好。叶底柔嫩,富有弹性,红边红梗明显。对于喜爱茶品本身香气、滋味、韵味的人而言,这无疑是一种超越认知的体验。

勐宋山茶树王寻访记

过往十多年来,伴随普洱名山古树茶的热潮,总有爱茶的人们深入茶山,寻找茶树王,苦苦守候单株采摘,穷究各种制茶工艺,追寻的是一种巅峰的味觉体验。而在一座又一座茶山,一棵又一棵茶树王的背后,留下了各种各样的故事,衍生了无数的传说。故事里的事,茶里茶外的事,都是人与人的事,凭君品味,任人评说。

作者:马哲峰,图文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爱普茶网转载本文,仅作交流学习之用,如涉及版权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删除。

普洱茶选购、咨询,请添加艾文华老师个人微号:814917310

热词搜索: 勐宋 茶树王 寻茶记 马哲峰 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上一篇:勐宋坝檬:山高锁不住,茶好名自传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