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杂志:好茶添香夜读书
2021-03-16 22:57:38   作者:茶奴   来源:普洱杂志    浏览:

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需花。此生,此夜,有茶,有书,有情,还复何求?

普洱杂志

寂寞的深夜,书房,英俊的书生在寒灯下苦读诗书,一个贤惠秀美的女子静静在旁守候。风起时,她赶忙拿出一袭青衫给书生披上,然后拔下头上的银钗把如豆的灯火小心的拔亮,再轻轻斟一杯热茶奉上,轻言道:“公子请茶……”

看着大戏长大的我,对这个场景过目不忘。

红袖添香夜读书,多美的意境。忽想,中国古代文人真幸福,连读书都可以如此浪漫。可惜我今世为女儿身,于是这种向往便转化成一个念想:来日一定要嫁个爱读书的夫君,每一个在家的夜晚,他读书,我奉茶,一起把日子过得淡泊清静,古色古香。

然而,茫茫人海中,我等不来爱读书的夫君,倒成了一个嗜茶如命的茶奴:家中一间书房,一个茶室,便成了我的心灵归隐之处。那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境,变成了好茶添香夜读书。

因为古典情结太深,所以书也是以经典书籍居多,现代的只喜欢几个作者的散文,而且天南地北的走得多了,各地的名茶也收藏不少,所以每一个读书的夜晚,读什么书配什么茶便成了我最爱折腾的事。

普洱杂志

读《黄帝内经》,读《易经》,读《道德经》,读《南怀瑾选集》,读佛经的夜晚,最适宜是当然是陈年普洱,因为普洱茶本来就是一部承载岁月的无字茶经啊!也只有陈年普洱才能让我找到冲泡时空、品饮历史的感觉,也只有陈年普洱,才让我领略到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无上境界。

寒冷的冬夜,用上好的西山乳泉,台湾陶工坊的陶器、炉具,再起一炉榄炭,煮一壶从云南民间淘回来的陈年老茶,水开时,那冒出的缕缕陈香便把我的思绪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可以在氤氲的茶烟中看得见典籍里那些先哲先贤的面孔。

古典诗词一直是我的最爱,读这些美好而浪漫的诗词的夜晚,又适宜泡哪种茶呢?桂子飘香,皓月当空时,当读李白诗,读东坡词,当饮云南古树茶!

那茶韵与诗韵词韵一样的绵长,在茶香中,我看到的李白不是“一斗诗百篇”的谪仙,而是在写“茗生此中后,玉泉流不歇”的青莲居士。“斗蠃一水,功敌千钟,觉凉生、两腋清风。暂留红袖,少却纱笼。放笙歌散,庭馆静,略从容。”在沉浮如茶的人生中,我品出了东坡的豪放与豁达。读稼轩、易安、南唐后主、李贺、杜甫,有点凄苦,如果窗外又是寒风冷雨,此刻再泡上古树茶,那作者读者所品到的滋味又怎一个“苦”字了得!

普洱杂志

图丨向彦婕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个例外,都会特别钟情于某人,某物。如茶,我最爱普洱,如作者,我一直深爱张爱玲和李碧华。今夜,我从一杯陈年的港仓普洱特别的味道里,喝出了沉香屑里的如烟旧事,也品出了张爱玲这个天才女子内心的几许悲凉。

读李碧华的文字时,我最想泡杯汤色如琉璃一样通透的陈年熟普,我想透过晶莹剔透的汤色去寻觅这个神秘女子的面容。李碧华用她的生花妙笔在她的自白书上曾写过最爱的一种饮品名称是饮恨。

当我看到“饮恨”这两个字时,心里不由得一痛,恨是一种怎样的一种饮品啊,可以让人如此心动却又如此心痛!由是,心里多了一份愿望,他日若有缘,定用心做一款普洱,名字就叫做“饮恨”,不为别的,只为心中的那份欣赏与共鸣,还有那内心深处的一点隐忍和心痛。她的作品我都有收藏,包括改编成的电影,但我竟然不知这个走进我内心的女子长的是什么样子!

因为这个低调的女子声名远播,却从不肯在媒体上留下一丝踪影,于是,这也成了我读她的书时非要饮一杯绝品普洱的理由,因为在我心中,她是个永远如普洱一样风华绝代且让人充满期待的奇女子。

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需花。此生,此夜,有茶,有书,有情,还复何求?

作者:茶奴,图文来源:普洱杂志,经授权爱普茶网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普洱茶选购、咨询,请添加艾文华老师个人微号:814917310

热词搜索: 普洱杂志 普洱茶 茶书

上一篇:無一堂:揽茗而居,泊心泊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