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杂志:日本山形铁壶考
2021-08-13 00:37:33   作者:道一   来源:普洱杂志    浏览:

陆羽对生铁铸成的“釜”喜爱有加,非其不用,“洪州以瓷为之,莱州以石为之。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以持久。用银为之,至洁,但涉于侈丽。

日本山形铁壶考

陆羽对生铁铸成的“釜”喜爱有加,非其不用,“洪州以瓷为之,莱州以石为之。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以持久。用银为之,至洁,但涉于侈丽。雅则雅矣,洁亦洁矣,若用之恒,而卒归于铁也”。由此可见铁器在唐代饮茶过程的重要性。

在日本,铁壶俗称为铁瓶,其最初的历史有点模糊,但各种资料中,无一例外地指出日本铁壶的渊源出自于中国唐宋煮水器。茶圣陆羽所著《茶经·五之煮》中记录了饼茶煎饮步骤:炙茶、碾茶、筛茶、煮水、投茶、酌茶、吃茶。其中,“煮水”《茶经》注为“鍑、交床、夹”。《茶经》又道:“‘釡’音‘輔’,或作‘鍑’,或作‘鬴’。釜,以生铁为之。今人有业冶者,所谓急铁,其铁以耕刀之趄,炼而铸之。”陆羽对生铁铸成的“釜”喜爱有加,非其不用,“洪州以瓷为之,莱州以石为之。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以持久。用银为之,至洁,但涉于侈丽。雅则雅矣,洁亦洁矣,若用之恒,而卒归于铁也”。由此可见铁器在唐代饮茶过程的重要性。

日本山形铁壶考

最早的日本铁壶可追溯到江户时期(1603-1867),距今已有数百年历史。今日除南部铁器仍有不断持续创作与批量生产,曾备受关注的京都铁器,在昭和期间已因日本茶文化的改变及战争而断绝。而历史悠久,延续至今,历来只提供给日本皇家贵族及寺庙使用,以制作茶釜、铁壶而闻名的“山形铸物”,在中国茶圈却显得有些名声寂寞。

日本茶道中的汤釜多为“山形铸物”,其诸多堂口中首推“菊地保寿堂”。历史可以追溯到庆长9年(1604年,明万历三十二年),是日本现存铁壶各个堂口中历史最悠久,资格最老的一家。从其先祖初代喜平治被山形城主最上义光公聘为御用铸物师始,世代从事铁瓶和茶釜的铸造,至今已是第十五代传人。与其它铁壶商家不同,其主要是给皇室、贵族、庙宇以及茶道大家供货。是至今为止为数不多的仍沿用传统铸造法和材料的堂口。

日本山形铁壶考

一把铁壶的制作往往要花掉一个多月的时间,经过六十多道工序,凝聚匠人心血而成。由于历代的砂铁开采导致材料枯竭,因此现在所用砂铁材料都是代代珍藏传下,其中用做表面涂层的铁粉,竟要搁置三十多年而自然着锈,即使用于铁壶铸型的砂子也采自指定区域,足可见其匠心独特。菊地保寿堂第十五代传人菊地正直告诉我道:“除了为后代留下材料,更重要的是留下精益求精的传统,当然也要顺应时代,在传统工艺基础上开发出顺应时代的作品,传统与革新是家族传承的课题。”因此,他还邀请了自己的好友日本第一位法拉利设计师奥山清行设计了多把铁壶。

访问过程中,菊地正直先生不断地向我重复着“wazuku”这个词,所谓“わずく”——汉字:“和铣”是日本传统冶炼技术。随着时代的变迁,曾一度被“洋铣”所取代,到昭和初年“和铣”技术在日本彻底消失。为了恢复这一日本最古老的传统技艺,菊地保寿堂经过十三和十四代菊地正直二十多年的研制,成功恢复了“和铣”技术,也是全日本唯一掌握并采用这一技术的堂口。现在,日本国宝级的铁瓶、釜的修缮工作一直由菊地保寿堂承担,几代皇室,也数次收藏菊地保寿堂的作品,成为皇室御用之物。由于严格的选材,有限的产量,相比起如今名声在外的“南部铁器”,“菊地保寿堂”更像是一位业界的隐者,不变初心,默默耕耘。

菊地保寿堂世代沿袭菊地正直名号,今天的第十五代菊地正直出生于1959年。外表憨厚魁梧的菊地先生,不善言辞。毕业于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雕刻系,幼年时期得到舅舅——人间国宝(相当于中国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长野垤志的悉心培养,并跟随父亲第十四代菊地正直研习铁壶制作。现为日本工艺会正会员,曾获得日本Gooddesign设计金奖,这个奖项历来是只颁给像丰田那样的一流企业的设计师,而作为中小企业经营者,菊地正直是唯一获此殊荣者。

日本山形铁壶考

他对我说:“二十几岁时曾梦想成为雕刻家,也因学习优异而获得了日本政府国费赴巴黎留学的机会,可父亲的突然病逝使他不得不继承家业,一干就是三十几年。如今他并不想强迫自己读大学的儿子从事家族的事业,可欣慰的是儿子明确表示会把铁壶做下去。”他很认真地看着我道:“责任与传统使我们走向更远,无论什么样的时代。”

访问结束,大家不仅领略了四百年传承的铁壶制作工艺,更加深刻领悟到了精益求精的“匠”的精神。菊地夫人特意用自家铁壶冲泡了我们送她的普洱茶,入口甘美。但我想这不仅仅是在饮一杯普通的茶,而是四百年的传统与专注。(原文刊载《普洱》杂志)

日本山形铁壶考

作者:道一,图文来源:普洱杂志,经授权爱普茶网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普洱茶选购、咨询,请添加艾文华老师个人微号:814917310

热词搜索: 普洱杂志 日本铁壶 铁壶 山形铁壶

上一篇:普洱杂志:极端之美,龙泉青瓷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