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硝子茶器:无我境界的清透折射
2021-08-29 01:51:47   作者:道一   来源:普洱杂志    浏览:

每一只硝子茶器都是匠人独一无二的手作。硝子工艺将时光里的种种不平抹去,熔烧出闪耀的光芒。而那清透纯粹的背后,是匠人日复一日的用心。

日本硝子茶器

如大名茶人小堀远州在写给弟子的《书舍文》中写道;“总之,不可一味看重某样名贵器物。器物不能因为新而让人别扭,旧的器物以前也是新的。”

今日闻名世界的日本“和玻璃”又叫“硝子器”,一路走来,其过程并不简单。除了受到古代中国制作工艺的影响之外,善于把东西方文明进行融合的日本人,在和玻璃器的制作中也接纳了许多西洋技法。

在长期进口与仿制的过程中,日本人也发现了一味追求西洋制品的不尽人意之处。西洋玻璃器皿大多是为符合西洋生活方式而设计,并不符合日本人的生活方式与情趣。比如日本人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的德利(日本酒具)、段重(收纳用具)、菓子器、水注、盃等无法定制。于是重视传统的日本人匠心使然,研发并制作出各种符合日式审美的玻璃器具。

日本硝子茶器

尤其是,深具茶道传统,不可一日无茶的日本人开始追随时代的脚步,制作并使用硝子茶器。历经明治、大正、昭和到今天的平成时代,使玻璃茶器成为今天日本夏季的一首风物诗。

日本茶道,无论抹茶还是煎茶的品饮,都极为重视器物所带来审美享受。从历史上对唐物(中国舶来品)、高丽茶碗等的追捧可见一斑。求变也是日本茶道历史的一大特点,历代的茶道大师都力求在茶道的形式以及器物审美方面有所突破,这也符合日本人善于学习接受的性格。

“侘”与“寂”是日本茶道审美的真谛,需要通过认识和理解道具,从而上升到精神诉求。这要求饮茶者具有高超的鉴赏能力,熟知各类器物的特性,能够从乍看起来粗糙无章,甚至并不属于饮茶用具的器物中发现具有生命力的造型美,发现其内在的价值。从而达到“侘”与“寂”的境界。如大名茶人小堀远州在写给弟子的《书舍文》中写道;“总之,不可一味看重某样名贵器物。器物不能因为新而让人别扭,旧的器物以前也是新的。”

日本硝子茶器

真正的艺术鉴赏只对那些把艺术看作一种生命力的人才有可能,而非冥顽不化。茶人沉湎于技巧与方式,便难于超脱自己,且越发远离人性。日本有句俗话:“别去爱自满的男人”。在艺术上也是如此,墨守成见便无法去接受喜悦。没有什么比在艺术中得到的精神共鸣而更加神圣。在人与器物相遇的瞬间,懂得之人便会超越自己,他既存在,又不存在。体会到了“无穷”之美,且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出的喜悦。精神从物质的羁绊中解放出来,按照万物的韵律跃动。禅茶一味,这样的审美追求亦符合禅宗所提倡的“无我”境界。

如此,日本民族的爱茶之人,随时代变迁,心无挂碍地品饮着一碗茶汤。

日本硝子茶器

硝子的装饰处理方法也有好几种。例如把原属于金属器物上的锤目纹(银壶制作工艺)搬上了硝子的表面,锤目纹相当于一种表面肌理,但不形成具体的纹路和图案,不同的角度可以呈现千万种的景象。光影之下,视觉缤纷。

而拥有乳白色如浮雕般图案的硝子被称为大正浪漫,是在明治大正时代发展出来的独特工艺。匠人在第一次吹制时放入凹凸纹路的磨具中成型,再次加热后,进行二次吹制所需要的形状,才得到这些美丽的花纹。大正浪漫的另一特点是清爽的乳白色,这是通过在硝子里面加入特殊原料,加上急剧的温度差而产生的乳白色,而不是使用颜料得到的。

每一只日本硝子茶器的诞生,都需要经过熔化、吹制、切割、打磨等种种繁复的工艺程序,想要得到一只剔透莹润、细腻平实的硝子茶器,这着实是考验玻璃匠人的手工艺水平的,过程中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可能会影响到最后成品的形成。但也正因为这一特性,使硝子匠人能够制作出更具个性风格的作品。

每一只硝子茶器都是匠人独一无二的手作。硝子工艺将时光里的种种不平抹去,熔烧出闪耀的光芒。而那清透纯粹的背后,是匠人日复一日的用心。

日本硝子茶器

临别,还是没能忍住买下了主人收藏的一支大正浪漫茶碗。价格不菲,却也心下满足。纯粹但不廉价,完好的老硝子茶器留存不易,故近年来在东京古董市场已是水涨船高。唐人诗句:“玉碗盛来琥珀光”,正可拿来比拟硝子茶器。其表面光滑、致密或通透或半浑浊的形态里折射出人生苦乐,真可谓是“冥想之茶器”。(原文刊载《普洱》杂志)

日本硝子茶器

作者:道一,图文来源:普洱杂志,经授权爱普茶网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普洱茶选购、咨询,请添加艾文华老师个人微号:814917310

热词搜索: 日本茶器 日本硝子茶器 玻璃茶器 硝子器

上一篇:吴白雨:那时,华宁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