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书书评:《读懂中国茶》知音人谱出的曼妙茶音
2020-01-06 10:59:44   作者:崔晨丹   来源:中州古籍出版社    浏览:

马老师不是一位枯坐书斋的文人,而更像是一位人类学家,一位用民族志的研究方法去了解茶行业的研究者。他访茶十年,走遍了西南、华南、江南与江北四大茶区。

读懂中国茶

读马哲峰老师的《读懂中国茶》,明明独坐书斋,足不粘尘,却似翻越了千万座茶山,听得见茶农采茶时细脆的采叶声,亲见数位世界一流茶师制茶的场景,感觉到茶师“摇青”时簸箕的抖动……此书清新流畅、美好精当,能让读者口舌生津,唇齿间满是茶香……马老师是茶的知己,是位怜茶、惜茶、懂茶的学者。如果世上有茶神,要办百茶仙宴,马老师一定是她的座上贵宾。

马老师不是一位枯坐书斋的文人,而更像是一位人类学家,一位用民族志的研究方法去了解茶行业的研究者。他访茶十年,走遍了西南、华南、江南与江北四大茶区。笔者是个爱喝闲茶的茶小白,认识马老师近十年,因缘还是始自小妹梵音。梵音是马老师的学生,爱茶、学茶十数年,明师指导下,早已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茶艺师和评茶、品茶高手。马老师常带梵音等一众学员去茶山游学。我以前对游学的意义尚有不解,读了《读懂中国茶》才恍然大悟。进茶山、访茶师、考察制茶工艺、品尝名优茶品,数十年游历于茶山,行万里路与读万卷书相得益彰。筚路蓝缕得来的第一手资料,为这本书提供了翔实、精确的材料支撑。也因为有第一手的采访记录与影像资料,马老师的这本书在介绍制茶的关键环节时,就能用丰富、动人的细节来阐释其过程。讲茶的制作工序,就像是一部生动的纪录片。此书描写了在不同的山头上,不同的茶师会如何用独有的技艺来处理。艺有不同,道为一般:生产出理想的本品类的好茶。而对读者来说,恍若走在不同的空间与画面中,却由同一个主题有机地贯穿起来。

读懂中国茶篇章试读

《读懂中国茶》篇章试读

这本书不是冰冷的技术类读物,而是融知识与情怀于一体的性情之作。这本书满溢了马老师对茶的深情、对茶农的怜惜之情、对茶师的敬重之情、对茶客的相惜之情……对于茶师,他认真倾听,分享大师真知。比如,他详细地记录下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鼎白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梅相靖先生的话:“白茶对于太阳是又爱又怕,没有太阳不行,太阳太大了又不行。早上八点钟以前,不能将白茶拿出来晒,早上有海雾,里面带有盐分。中午太阳太辣又不行,需要搬回室内。只有连续两三天的晴好天气,才能晒出来好白茶。”这话里,告诉了我们梅相靖先生的认真,也体现了马老师的认真。他不惮其烦地记录下梁骏德、文国伟、向远幸、向凤龙、余步贵等制茶大家的制茶过程,给了读者一探幽微的机会。这本书也关注茶师们的现实困境:是执着于传统工艺,还是融入现代科技?正如桐木村的茶师提到的,因为开始禁止砍松,“早晚都不让砍了,小种红茶也就没有了”。

读懂中国茶篇章试读

《读懂中国茶》篇章试读

除了材料丰富、情真意切、识见深远之外,这本书的另一个特色是行文的优雅流畅。描写文国伟先生的“浪青”工艺时,马老师如是说:“伸手从晾青架上拉出一个水筛,俯身上去细细嗅闻青叶散发出的香味。他抓住最好的时机,双手执着水筛的两端开始摇青,青叶在水筛上如同波浪一样翻滚起来......摇青结束,水筛上的青叶被收拢起来,犹如四面山脉合围的盆地状。翻动青叶时,他动作舒缓轻柔,如同对待柔弱的婴儿百般爱抚。每一位身怀绝艺的茶师,都将深情交付于手中的茶。相守相伴,付诸这似水年华。乌岽的夜晚,天凉似水,仰望天空的点点繁星,夜已深了。”这段文字,把读者带到了现场,往读者的心里洒进茶香、温柔、月光……马老师的描写中,有时也揉进他充满幽默感的观察,他说:“杀青,描述的是人与青叶相爱相杀的过程。”人和青叶都可以相爱相杀?笔者忍不住会意一笑。有时,难免会怀疑这是本茶书还是散文集了。与优美的文字相匹配,这本书的配图也是来自茶山的第一手影像,是文字的注解,也是文字的延伸。

读懂中国茶荣登2019茶媒体推荐阅读十大图书榜单

《读懂中国茶》荣登2019茶媒体推荐阅读十大图书榜单

读懂中国茶品茗读书会

《读懂中国茶》品茗读书会,陆续进行中……

《读懂中国茶》可以是茶小白们的入门书,也可是茶业从业者的枕边书。此刻,笔者在康州的漫天雪野之中,细读马老师佳作,感觉茶小白的“白”正在慢慢变色……这是一本好书的力量:它可以让你爱上品茶,让你想上茶山走走,让你觉得人生不可一日无茶。《读懂中国茶》,带人走在懂茶的路上。

作者简介:CiCiLaughton(崔晨丹),原纽约州立大学Albany分校传播学系讲师,现为蒙特利尔大学传播学系组织传播学专业博士学位候选人。

作者:崔晨丹,图文来源:中州古籍出版社,经中州古籍出版社以及马哲峰老师授权爱普茶网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热词搜索: 读懂中国茶 马哲峰 茶书书评

上一篇:马哲峰《读懂中国茶》:茶道美学的优雅漫步
下一篇:茶书推荐:罗龙新著《寻茶斯里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