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用77本书,讲述神奇的茶叶历史「茶书推荐」
2020-06-09 00:36:09   来源:茶业复兴    浏览:

黄炳生先生主编的《云南省古茶树资源概况》,说云南古茶树资源有329 68万亩,可用的有上百万亩。不像过去有些人说的有没有那么多古茶树,古茶树资源蛮多,而且可以为我所用。

整理有史以来茶文化

2014年茶业复兴机构成立之初,就发下了“整理有史以来茶文化”的宏大愿望,经过多年的收藏,茶业复兴目前收藏了5000余册世界茶书,其中有200余本是珍稀古籍。现在,我们想通过77本茶书,让你看见具体的茶文化。

本次展览出品人为杜国楹,周重林策展,杨静茜担任学术主持,由小罐茶、茶业复兴和猫猫书店共同主办。

茶业复兴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一、世界三大茶书

不同时代、不同国度的写作者都围绕着一片树叶,开启了与世界、与世人的对话,一本茶书不是在诞生之日就成为了经典,而是在流传中成为了经典。

世界三大茶书

世界三大茶书分别是中国陆羽的《茶经》、日本荣西的《吃茶养生记》和美国威廉·乌克斯的《茶叶全书》。

茶圣陆羽的《茶经》,成书于公元8世纪,至今已近1300年。我们收藏了《茶经》的近60个版本,这次茶书展,我们准备展出4个版本:明晋安郑允荣校对版的影印本,此书获得过2018年最美图书;1888年的和版;还有从日本淘回来的1926年储冈存《茶经评释》;以及1974年出版的英文版。

茶经

《茶经》1888

茶经

日本荣西禅师的《吃茶养生记》我们藏有5个版本,展出版是1936年茶学家诸存冈的校注本,还有平安年代(794-894)竹苞楼藏本的复刻版。荣西(1141~1215)是日本临济宗的初祖,他被称为日本茶祖,他于1168年到中国求法,后来把佛法,把茶文化带回了日本,可以说有了他的推广逐渐才有了日本现在的茶道。这本书提出了很重要的观点——“心好苦,茶为苦”,所以要喝茶;只有你有生命才能对社会有贡献,延续文明。

吃茶养生记

《吃茶养生记》1936

吃茶养生记

《吃茶养生记》

三大茶书最后一本是美国人威廉·乌克斯所著的《茶叶全书》,这个版本是1935年首版首印,道林纸印刷,十分精美。威廉·乌克斯1910年开始收集茶叶方面的材料,提供了一个较为完整的20世纪初的茶业发展的介绍,是一种全球化的视角。

茶叶全书

茶叶全书

这一柜还有茶叶大盗罗伯特·福琼的《在茶乡中国》等英文版、法文版著作,有1857年这个版本,很珍贵。罗伯特·福琼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中国茶与印度茶的故事。沿着这一思路拓展的,还有著名人类学家麦克法兰的《绿色黄金》,这本书的最新的版本是的甲骨文引进,周重林先生参与审校。因为茶,英国在中国之后,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绿色黄金

唐宋之间,陆羽、荣西的茶世界在讲述的是绿茶的故事,这形成了东方茶叶叙事。明清以来,当大英帝国与茶相遇,红茶成为了世界茶叶版图的主角。日本人冈仓天心的《茶之书》出版时间比较晚,成书于20世纪初,最初是用英文写成的,在英语世界有广泛深远的影响,版本众多,我们都已经收集到了50多个版本。

绿色黄金

冈仓天心旅美期间,发现西方对东方有很多误读和偏见,因此有了写这本书的冲动,他选择用茶作为东方的载体,通过一杯茶,向西方展示了一个觉醒的、自信的东方世界。

冈仓天心输出茶为主的东方文化,铃木大拙输出禅文化,这才是东方的禅茶一味,然而同时代的中国学者,没有完成这一使命。

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全面衰落,曾经对世界影响深远的中国茶叶开始远远落后于大英帝国。面对这种局势,我们心存不甘。1930年代,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吴觉农写成了《中国茶业复兴计划》,当代茶圣吴先生从中国茶开始,寻找产业,寻找自信心。7年前,茶业复兴也打出了复兴的旗帜,我们是效仿吴先生,也是向先辈茶人致敬,吴先生从产业复兴,我们从文化复兴。

中国茶业复兴计划

《中国茶业复兴计划》1930

中国茶叶问题

《中国茶叶问题》

吴觉农和范和钧合著的《中国茶叶问题》,书中的这些问题,至今还在困扰着我们。我们今天读《中国茶业复兴计划》《中国茶叶问题》会被打动,就在于,我们拿得出手的以及可以重建经济以及文化秩序的,就只有茶与茶文化。

范和钧先生后来来到云南,创办了勐海茶厂,就是今天的大益集团前身。他与云南本土的茶人李拂一先生等人,在边疆再次为华夏帝国铸就了新的茶叶长征。

二、世界因茶而变

在全世界传播过程中,茶叶带来了速度(快帆船),带来优雅(英式下午茶),带来精神(日本),带来精准时间与温度(德国),带来自信(工夫茶),带来开放(茶叶罐),带来生生不息。

茶业复兴

茶叶带来了东亚人口爆炸,带来城市兴起,带来了速度,带来了优雅,带来信仰,也带来战争。

全球产茶的国家和地区达60多个,饮茶人口超过20亿。2019年12月,联合国大会宣布将每年5月21日确定为国际茶日,以赞美茶叶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价值,促进全球农业可持续发展。茶叶的流动,带来了速度、带来了优雅、带来了战争、也带来文化的传播与变迁。这一柜,我们将跟随茶叶的全球征途,感受茶在世界各地生发出的文化与习俗,茶的远征从未停止,一片柔软的茶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影响了世界的经济和文化格局,并最终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模样。

中国快剪船

《中国快剪船》内页

茶叶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产品,作为流通全球的商品,运输得越快越好,速度是品质和利益的保证。第一排最左边那本书的主角茶叶快剪船(英文名:china tea clippers)。现在,我们先乘坐160年前的快剪船,从广州抵达伦敦。19世纪初,东印度公司的专卖权取消,东印度公司的船队也日益落后。这时候,快剪船的时代来临了,最先使用快剪船的是美国的船队,直到1849《航海法》废除之后,美国船可以运茶叶到英国,于是英美两国之间开始了空前的快剪船速度竞争。一艘艘挂着白色帆蓬的轮船拉着中国的茶叶,历时百日、绕地球四分之三之后抵达英国。

中国快剪船

《中国快剪船》

那个时代最先进的轮船、最厉害的航海家和最优秀的航行者,都参与了运茶的行列中。在茶季,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快剪船上面,茶船快到伦敦的时候,就有人骑快马通报伦敦的商人。直到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解决了燃料问题,汽船的时代来临,快剪船的黄金时代逐渐远去,19世纪80年代,最快的汽船从中国出发到伦敦只需要30天,茶叶流通全球的速度持续加快。

茶叶在全球流通的过程中,带来的不仅仅是商业的影响,茶在传播的过程中,带来了生活方式和社会文化的改变。1662年,嗜茶的葡萄牙凯瑟琳公主嫁给英王查理斯二世之后,饮茶的风气逐渐在英国妇女中流行起来,茶叶取代咖啡、酒等刺激浓烈的饮料成为了宫廷中流行的饮料。这本姜黄色的小书,就专门介绍了英国下午茶文化。17世纪的英国街头,咖啡馆是男性专属的社交空间,由一杯茶开启的下午茶,把优雅带到了英国的绅士淑女中间。英国不产茶,却有着全球最大的茶叶消费量,英式下茶也由此成为了英国影响全球的生活方式。

下午茶之书

《下午茶之书》

在太平洋的西北部,也有一个国家深受茶叶影响,这个国家就是日本,现在,让我们跟随唐代日本“留学僧”东渡,感受日本茶道的精神。中国茶文化东传日本,僧人群体居功至伟。8世纪,茶籽被日本僧人从浙江带到日本并播种,荣西禅师的《吃茶养生记》推动饮茶在日本的发展并衍生出日本独特的茶道文化。日本茶道流派众多,在今天的日本依然可以看到中国唐代煮饮法、宋代点茶法和明代泡茶法遗留的痕迹。

千利休,是日本茶道史上不可忽略的人物,他以茶为契机,将茶事的影响力延展至宗教、哲学、艺术、社交等各个方面,对日本国民的精神信仰和世俗生活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千利休4个半草垫子的茶室和丰成秀吉上千个草垫的广间之间,包含了对茶的不同理解,也是一场权力与反权力的较量。千利休被丰成秀吉赐死,但他所提倡的“和、静、清、寂”的茶道思想至今都是日本美学的终极体现。这本《千利休》写于1940年,记录了千利休生平,以及千利休对茶道的诸多见解。与日本茶道有关的书籍,我们还收集了50多册。

千利休

《千利休》1940

欧亚大陆的传播路径可分为茶马古道和万里茶道:茶马古道连接川滇与西藏;万里茶道将茶远输至蒙古、中亚和俄国。经由陆路而接受茶的国度,茶的发音都是“cha”。这本1913年英文版的《徒步中国行:中国西南蒙古印象》向我们展示了茶马古道上的风景。

在茶的故乡中国,喝工夫茶、泡茶馆都是打发时间,“一盏茶”的时间有多长,取决于当天的心情。中间这本堀江克彦于1999年出版的摄影集《嘉木悠远:在中国云南省寻找茶的源流》,展示了茶在中国的样貌,中国人对茶的利用是自然、无拘无束的,茶在中国可以很优雅,也可以很随意。

嘉木悠远

《嘉木悠远》1999

嘉木悠远

《嘉木悠远》内页

左边这本1993年德文版《茶叶罐之书》,展示了各种风格、各个历史时期的茶叶罐,或开放或优雅,是茶带给不同文化的灵感和启发,这一页的罐子上我们看到了时间和温度计,是一种追求精准的茶叶思维。

茶叶罐之书

《茶叶罐之书》1993

茶叶罐之书

《茶叶罐之书》1993

第一排最右边这本大书的名字也叫《茶之书》,作者是AnthonyBurgess,里面介绍了世界各地的茶园,不同时间、不同地方的喝茶方式以及如何品尝茶叶等内容。书里面有大量精美而信息量丰富的美图,翻开的这页,左边大图是北非摩洛哥菲斯的一个私人家庭饮茶的场景,这家人拥有很多精美的银器。

茶之书

《茶之书》内页

很多时候,茶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种看待世界的一种方法。早期的以外国人介绍中国茶为主,例如,这页用脚制茶图来自于德文版《中国制茶图》,这张图绘于19世纪初,展现的是制茶工人们给茶叶装箱的场景。以及后面的1843年法文版《论茶叶》,拥有18面单面整版铜版画细解中国茶叶从种-制-贩的全过程。1903年英文版John H. Blake《茶商指南》,这本书介绍了中国、印度、日本和锡兰茶区的状况,这本书还传达了一个广为人知的观念:印度是世界茶的原产地。

清代中国制茶图

清代中国制茶图

《清代中国制茶图》

而《茶的真实历史》,是全球化的当下,由哈佛学者梅维恒于2009年写就的“茶的世界文明史”,这本书以时间变迁为经线,以全球的地域传布为纬线,展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茶史全图。既有中国茶饮的历史,中国茶叶向外传布的不同途径,亦涉及日本、印度、锡兰等东方各国的茶饮历史,以及茶叶在西方世界的轨迹。

茶的真实历史

《茶的真实历史》

这本《茶叶战争》是台湾远年版的,这是周重林先生所写的茶书中影响最深远最广泛的一本。在这本书里,我们看到了茶叶的“凶猛”,由一片茶叶引发了战争,改变世界的格局;旁边这本是王笛的《茶馆》,中英文版我们都展出了,这本书用人类学的方法研究了1900-1950年间的成都茶馆,在这本书里,我们看到茶叶是如何以润物细无声的姿态改变一座城市,改变一代人的公共生活和私人空间。

茶叶战争

《茶叶战争》

茶叶战争

《Tea House》

在品茗的间隙,想象茶叶经过的时空路程,回味茶的厚重历史,体会茶带来的力量和自信,思索茶引起的文化变革,你会惊叹于这片小小树叶的巨大力量。200年来,茶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已经重塑了一个世界。而当下,我们生活的世界仍在被茶叶改变。

三、古树茶与古茶树

古茶树不是炒作起来的,它遗世独立很多年很多年,才被我们认知,认可,今天我们喝到一杯古树茶的时候,要享受,也要缅怀。

茶叶战争

前面我们说过,罗伯特·福琼把中国的茶种盗栽到印度之后,获得了很大成功,仅仅四十年时间印度茶的出口就超过了中国,印度为了进一步与中国茶一较高下,提出“印度是世界茶的原产地”论调,一个主要理由就是在印度发现了野生大茶树,他们把这种茶树命名为“阿萨姆种”。

中国境内并没有类似的发现,但中国人很不服气,喝了上千年的茶,居然是印度的?从晚清到民国之间就一直找找找,树虽然没有发现,但学名先改了,陈嵘在1937年出版的《中国树木分类学》里,就已经把阿萨姆茶(Var. assamica)命名为“普洱茶种”。那个时候的山茶属,不过几页纸就讲完了。

中国树木分类学

中国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古树茶的步伐。

终于,在1951年,在云南的南糯山,发现了第一棵很重要的古树茶。就是这份发黄的报纸《光明日报》上报道的古茶树,时间是1978年。更早的报纸是1954年的《人民日报》,专门讲“南糯山的丰收”,都跟这棵大茶树有很大关系。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

1961年,又在巴达发现了一棵野生茶树,当时到茶科所工作的张顺高,1962年写了一篇《云南野生大茶树的发现及其意义》,可以说震惊世界。之后1991年,又在澜沧邦崴发现了一颗邦崴大茶树,就是邮票上这棵。这三个大茶树是云南最著名的大茶树。当然这期间也有昭通大茶树之类各地的大茶树密集地发现。

云南野生大茶树的发现及其意义

在师宗县,1979年也发现了一棵大茶树,后来被张芳赐命名为“大厂茶”,这些植物标本,现在也还有保留。这个大茶树发现很有意思,它就是柱头有4裂,而不像其他茶有5裂,就是找到了古茶组在演化上的很多直接证据。

所以1981年,中山大学的张宏达教授率先完成了对《山茶属植物的系统研究》,他实际是在英国著名植物学家西里对于山茶属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尤其是在古茶组这一组,进行了很大的修订。最初提出有40多种,从1981到1986年,到1998年,张宏达教授不断地对山茶属做出修订,终于在1998年斩获最高荣誉大奖。《中国植物志》第49卷第3分册全是“山茶属”的分类。这套书后来获得了中国科技一等奖。云南参编植物志的人,有当时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吴征镒先生,当年昆明大街小巷都是他的头像。二十年过去了,云南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获得这样的荣誉。

山茶属植物的系统研究

《山茶属植物的系统研究》1981

中国植物志

《中国植物志》1988

对山茶属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还有一位教授——闵天禄教授。他是罗平人,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后来在植物所工作,他就觉得张教授的分类还有讨论的可能性。于是他从1992年到1999年相继写了对世界山茶属研究的修订,2000年出版了《世界山茶属的研究》,这本书也是在西方世界影响很大。张教授闵教授这两本书都有英文版,而且都是被西方广泛认可,中国人算是在这个领域里牢牢地掌握了话语权。近三十年以来,再也没有西方人在这个领域内做了突破,因为它几乎是云南、中国特有的品种,所有百年之争,尘埃落定。

世界山茶属的研究

《世界山茶属的研究》2000

在他们之前,还有一些前辈做了重要的贡献。陈嵘教授的《中国古树木分类》,中国植物学界的先驱人物——胡先骕先生,在《植物分类学简编》里同样是持这样的观点的:“阿萨姆种就是普洱茶种。”所以我们今天很多人搞不清楚这样的命名关系,一会说“普洱茶种”,一会说“阿萨姆种”,其实说的都是我们今天俗称“大叶种”的茶树。这些植物学上的学科努力是非常蔚为壮观的。

有张芳赐先生、虞福莲先生这样的人,他们过去是帮这些植物分类学家、大家提供实地考察标本,也发现了很多大茶树。某个地方发现了大茶树,他们去看看是不是,然后确定标本。因为鼓励发现大茶树,所以很多人漫山遍野找茶树,我看当时发现镇沅千家寨大茶树的罗忠生回忆:当时发现一棵大茶树给100块钱,那时候100块钱是非常值钱的。这种有偿的机制下,云南密集型的古茶树资源就被规模发现了。

1994年出版了两本重要的书:《中国古茶树》、《茶树的原产地:云南》。

中国古茶树

《中国古茶树》1994

茶树原产地云南

《茶树原产地——云南》1994

《中国古茶树》这本书当时是在思茅,1993年有一个会——中国古茶树遗产保护研讨会以及中国普洱茶国际学术研讨会,叫“两会”。这两会一部分研究保护中国古茶树,它保护古茶树的时间点是很早的。也就是在这个会后,国家林业局把古茶树列为国家二级保护资源,就是说你要用它的时候要申请,一级就直接不准用了。同年,湖南农业大学茶学系创始人陈兴琰教授,集合了云南农业大学、湖南大学、以及浙江农业大学、安徽大学的师资力量出版了《茶树原产地:云南》,这本书里提出了很多重要的猜测:茶树的演化,以及运用了大量民俗学的研究理论,比如茶俗,中国不仅有古老的茶树,还有古老的茶俗、民俗。这是一种很好的研究方式,对于现在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

黄炳生先生主编的《云南省古茶树资源概况》,说云南古茶树资源有329.68万亩,可用的有上百万亩。不像过去有些人说的有没有那么多古茶树,古茶树资源蛮多,而且可以为我所用。云南茶科所首席研究员梁名志先生领衔写的《云南茶树种质资源》就是运用的典范,这是国家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提出的一个大战略,既然茶树那么好,能不能为我所用,这是很重要的。你说半天好没有用,你要作用于这个国家,这个人民,他们就在勐海建了一个中国最大的苗圃基地,一个优质种质基地,开始研发古茶树资源,开始从古老的大茶树身上吸收营养,也研发出很多品种。现在普洱茶产业可以说发展壮大也有强大的知识背景,于他们有很深的渊源。

云南省古茶树资源概况

《云南省古茶树资源概况》

特别现在古树茶很火,古树茶火,因为它好,好在哪里,就是这个展柜里的内容,回答了它好,好在哪里。古茶树不是炒作起来的,它遗世独立很多年很多年,才被我们认知,认可,今天我们喝到一杯古树茶的时候,要享受,也要缅怀。

图文来源:茶业复兴,经授权爱普茶网转载。

热词搜索: 茶叶历史 茶叶 茶书推荐

上一篇:《勐海植物记》:博物学眼光看勐海「茶书推荐」
下一篇:最后一页